• 法治宣傳教育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信息公開 法治宣傳教育
    民法典典型案例
    時間:2022-05-26    來源:淮安市水利局

    案例一:順路捎帶遇車禍,法院判決:善意搭載應減責

    【案情簡介】2019年3月29日上午,徐某駕駛自家非營運的小型汽車,路遇好友沈某,因兩人順路,徐某便搭載沈某同行。當車輛行駛至某路段交叉路口時,與蔣某駕駛的小型汽車發生碰撞,造成交通事故,兩車不同程度損壞,徐某車上同乘人員沈某受傷。

    本次交通事故經公安交警部門認定,車輛雙方駕駛人徐某和蔣某負事故的同等責任,乘車人沈某無責任。據調查核實,蔣某駕駛的車輛在某保險公司投保了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100萬元,不計免賠,且事故發生在保險期限內。因原告方與被告方就事故賠償問題未能達成一致意見,2021年5月,沈某將徐某、蔣某和某保險公司訴至法院。

    【法院審理】在充分聽取當事人陳述和代理人辯論意見后,法院認為,該起交通事故責任糾紛與其他同類案件有所不同,有其特殊性和代表性。

    第一,應對徐某善意助人行為給予了充分肯定。就本案而言,如果讓徐某承擔“同等責任”中的全部責任,顯失公平,既與助人為樂的中華民族傳統美德背道而馳,也與法院裁判需要大力弘揚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相悖。第二,徐某在本案中對同乘人沈某未能盡到安全保障的責任和義務,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綜合各方因素,法院判決,因蔣某駕駛的機動車在某保險公司投保了交強險及商業三者險100萬元,故沈某的損失首先由保險公司在交強險保險合同約定的范圍內予以賠償。超出交強險部分根據蔣某在交通事故中的責任由某保險公司在商業三者險合同約定的范圍內按50%比例予以賠償。

    徐某駕駛非營運機動車允許沈某無償搭乘同行,其與沈某系好意搭乘關系,依法應當減輕其賠償責任,故對不屬于保險范圍內的損失部分酌定由徐某按70%比例予以賠償。故判令某保險公司賠償沈某因該交通事故產生的各項損失合計116559.99元,徐某按70%比例賠償沈某經濟損失合計85091.99元。

    判決后,各方當事人均表示服判息訴。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七條:非營運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無償搭乘人損害,屬于該機動車一方責任的,應當減輕其賠償責任,但是機動車使用人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除外。

    這是一起因“好意同乘”引發的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好意同乘”是指行為人出于助人的善意允許他人免費搭乘自己車輛的行為。好意同乘作為一種善意施惠、助人為樂的行為,是互幫互助的中華民族傳統美德的生動體現。如果讓徐某承擔全部責任,顯然有失公平,也不利于鼓勵人民群眾善意助人。徐某的行為雖然發生于民法典施行前,但該案完全符合好意同乘構成要件,可溯及適用民法典的上述規定,依法減輕徐某的賠償責任。

    好意同乘發生交通事故,“好意同乘”也并非是責任“豁免”金牌,應當根據事故發生的實際情況區別對待。本案中,徐某善意允許他人免費搭乘自己車輛,但在車輛行駛途中,對同乘人沈某未盡到安全保障的責任和義務,本人致事故發生存有一定的過錯,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履行對同乘人的事故賠償責任。



        案例二:酒后騎電動車上高速被撞身亡親屬索賠,法院判決:駁回訴訟請求

    【案情簡介】2020年5月,邱某醉酒后駕駛電動三輪車沿宿淮鹽高速淮安西收費站入口進入長深高速向北逆向行駛,與由北向南方向行駛的曾某所駕車輛發生碰撞,致該車輛失控又與同方向行駛的王某所駕車輛及路邊護欄發生碰撞,事故造成邱某死亡、三車及護欄受損。

    交警出具的事故認定書中載明,邱某負此事故的全部責任。事發當晚監控錄像顯示,收費處崗亭工作人員對邱某進行勸阻,但邱某不聽勸阻繼續行駛,工作人員即刻打開對講機向值機員匯報情況,并做值班登記,后值機員又上報指揮中心。

    邱某親屬訴至法院,認為高速公路的管理人存在嚴重過失,應對邱某的死亡承擔50%的責任,要求賠償損失57萬余元。

    【法院審理】法院經審理認為,邱某醉酒后駕駛電動三輪車駛入高速公路,并逆向行駛,發生交通事故造成自身死亡,其行為違反法律規定,存在嚴重過錯,邱某本人應當對此承擔全部責任。高速公路的管理者,在收費處設置的通行欄桿事發時處于完好狀態,已足以對一般人起到安全警示和防范的作用,且盡到善良管理人的全部注意義務,沒有疏于注意義務的情形存在。遂判決駁回邱某親屬的訴訟請求。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二百四十三條:【高度危險場所安全保障責任】未經許可進入高度危險活動區域或者高度危險物存放區域受到損害,管理人能夠證明已經采取足夠安全措施并盡到充分警示義務的,可以減輕或者不承擔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第二款:依法不得進入高速公路的車輛、行人,進入高速公路發生交通事故造成自身損害,當事人請求高速公路管理者承擔賠償責任的,適用民法典第一千二百四十三條的規定。

    本案裁判結果,旗幟鮮明地表明,司法可以同情弱者,但對違背社會公德的行為不予鼓勵、不予保護。“高速公路,行人非機動車勿入”是交通安全常識,行人、非機動車上高速不僅違背社會公德,也危及自身生命安全和高速公路行車安全。

    人民法院在處理案件過程中,不能只從損害結果或個人情感出發而將損害后果轉嫁給沒有過錯的他人,要堅持“不和稀泥”“誰錯誰擔責”的司法理念,引導人們形成遵守規則、文明出行的思想自覺和行動自覺。


        案例三:離婚經濟補償適用應綜合考慮夫妻雙方的家庭貢獻

    【案情簡介】 2014年間,男方趙某和女方耿某相識,后在一起生活,2017年11月29日辦理結婚登記手續,2017年12月3日生一子。兒子出生后主要由女方耿某照料。男方趙某此前從事廚師工作,女方耿某稱男方已經十個月沒有給予其和小孩生活費。男方趙某認可約大半年未給付費用,但強調一直償還車貸且有大半年未上班。法院另查明,2018年,趙某購買大眾速騰轎車一輛,審理中雙方同意車輛歸男方趙某所有,由男方補償女方50000元車輛折價款。女方主張,其對家庭尤其是小孩付出較多,男方應給付經濟補償50000元。

    【法院審理】 一審法院認為,根據雙方陳述可以認定有大半年,原告趙某確未給予被告耿娟生活費,此期間耿某負責照料子女;但原告趙某此期間也有車貸需要償還,被告耿某也享受了相應的車輛折價,故本案不屬于被告耿某負擔較多義務的情形,對被告耿某的該項主張法院不予支持。

    二審認為,上訴人耿某在家照顧孩子和老人,被上訴人趙某在外打工掙錢養家,期間被上訴人雖有一段時間未給付生活費,但綜觀雙方情況,雙方當事人對家庭的貢獻大小相差不多。上訴人的情形不符合在分割夫妻共同財產后應當再給予其經濟補償的情形。故駁回耿某的上訴,維持原判。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零八十八條: 夫妻一方因撫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協助另一方工作等負擔較多義務的,離婚時有權向另一方請求補償,另一方應當給予補償。具體辦法由雙方協議;協議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決。

    《民法典》該條的規定實事求是地承認了貢獻方從事家務勞動的價值,避免了因家務勞動負擔較多的一方在離婚時的利益失衡。從事家務勞動是夫妻履行家庭義務的體現,如果另一方未從事撫育子女、照料老年人的事務,但為家庭生活、生產經營也盡了家庭義務,積累了夫妻共同財產并用于離婚分割,且雙方所盡義務大致均等,則無適用離婚經濟補償的基礎。

    故并非只要一方有家務勞動的付出即可當然得到對方補償,而應在考慮夫妻雙方的家庭貢獻、生活時間、離婚財產分割的狀況等因素后,綜合評判,避免雙方的利益失衡。


        案例四:父母離婚協議中約定一方不用支付子女撫養費,不影響子女在必要時向其主張撫養費

    【案情簡介】被告開某與原告蔡某系母子關系,原告蔡某的父母于2018年6月在民政局簽訂《離婚協議書》,辦理了離婚,協議書約定原告蔡某隨其父親共同生活,被告開某不用支付子女撫養費,后隨著原告慢慢長大,并在縣城讀書,生活及學習所需費用越來越多,故要求被告支付一定的撫養費。

    【法院審理】法院經審理認為,原告父母在協議離婚時對子女撫養問題已達成一致意見,約定原告蔡某隨其父親生活,被告開某不支付撫養費。該協議不影響原告蔡某在必要時主張要求被告給付撫養費。目前原告蔡某由其父親直接撫養,在縣城區就讀小學,其所需生活、教育等費用逐年增加,被告應履行給付一定撫養費的義務。綜合原告目前實際需要、被告的給付能力以及本地的生活水平等因素,法院判決被告開某自2022年4月1日起每月25日前給付原告蔡某撫養費600元直至原告蔡某年滿18周歲且能獨立生活時止。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七條:父母不履行撫養義務的,未成年子女或者不能獨立生活的成年子女,有要求父母給付撫養費的權利。

        第一千零八十五條:離婚后,子女由一方直接撫養的,另一方應當負擔部分或者全部撫養費。負擔費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長短,由雙方協議;協議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決。

    父母離婚后,對于未成年子女仍有撫養和教育的權利和義務。可見,在離婚后,無論是否與自己共同生活,未成年子女仍有權利要求父母雙方履行撫養和教育義務,該項權利屬于未成年子女的法定權利。父母的離婚協議屬于雙方自愿達成的有關離婚相關事項的規定,我國的法律充分尊重了離婚雙方的意思自治,對離婚協議的內容沒有過多的限制。但是,按照法律的一般原理,協議雙方只能對自己的權利義務加以約定,不應在協議中剝奪或限制未成年子女的相關權利,因此未成年子女有權主張撫養費,即使離婚的時候是協商確定撫養費的,之后在必要時也是可以要求對撫養費進行變更。法律設置該項規定的意義在于,在父母離婚后,充分保障未成年子女生活、學習所需,使未成年子女可以順利、健康地成長。


        案例五:夫妻相互扶養義務的責任認定

    【案情簡介】原告梁某和被告祁某于2013年登記結婚,2018年1月初,原告被檢查出血小板低,股骨頭壞死等嚴重疾病。2018年12月至2019年2月期間,被告家人帶原告去上海等地就醫,花去醫療費4萬余元。

    2019年5月至7月期間,原告先后在淮安、上海、蘇州等地住院治療,除去醫保報銷部分,原告家人為原告治療花費醫療費、藥費及車費等共計5.4萬余元。原告及家人多次上門找被告要錢治療無果,故訴至法院。

    【法院審理】原告與被告系合法夫妻,雙方就原告醫療費承擔問題產生撫養費糾紛。夫妻之間有互相扶助的義務,現原告身患疾病,花費大額醫療費用,給生活帶來一定困難,被告應當對該費用予以相應的承擔。法院在判決中酌定被告祁某承擔自2019年5月起產生醫療費、藥費及交通費用5.4萬余元的60%。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九條:夫妻有互相扶養的義務。一方不履行扶養義務時,需要扶養的一方,有要求對方付給扶養費的權利。

    夫妻之間的互相扶養既是權利又是義務,這種權利義務是平等的。也就是說,丈夫有扶養其妻子的義務,妻子也有扶養其丈夫的義務;反之,夫妻任何一方均有受領對方扶養的權利。夫妻相互扶養義務與夫妻地位平等是相適應的。有扶養能力的一方,對于有殘疾、患有重病、經濟困難的配偶,必須主動承擔扶助供養責任。

    目前,在我國的一些家庭中,夫妻雙方的經濟收入還有一定差距,往往是丈夫收入多于妻子,在扶養問題上,丈夫應多承擔一些義務。

    在司法實踐中,在處理夫妻互相扶養問題上,更注重保護女方的合法權益。本案中,原告與被告系合法夫妻,應相互關心、互相扶助。被告在原告因治療疾病花費大量費用導致生活困難的時候,理應同原告一起承擔此費用,同時考慮到被告為原告承擔前期治療費用、原被告收入狀況及雙方共同存款的情況,酌情確定被告承擔費用的60%合法合理。


    午夜福利av网站免费看不卡顿